三分彩

關閉→
當前位置:朵朵女性網>閱讀>

初春的觸緒散文

2020-01-06 06:21

  雕梁上的紅燈籠散發著暧昧的微光,隔著一層薄紗地映射到玻璃維度裏的迷離。讓人禁不住想起古代的四大賞心樂事之一:洞房花燭夜。我怔忡地望著地上斑駁的光影,這又何嘗不是歲月流逝的凝固。

  久晴無雨,一掃多日的陰霾,怕是和暢的南風觸摸著身體的每一處細胞。這似乎是初春了吧!可是記憶中的春天是乍暖還寒的,是清寂的。荒徑裏似乎也尋覓不到春初的新葉。我卻是迷惑了,迷惑在這似春非春的光景裏,惶惑著虛無中的萬物始發。

  “喏,李子樹開始打苞開花啦。”身旁的友似乎一臉平淡無奇的神情。稀松平常的語氣中連半點子驚喜都沒有摻雜。

  “啊!怎麽沒有看見花苞?”又一度沈迷于自我感官世界裏的我,眼前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團深褐色枝枝節節的影。沈寂得如同深濃暮色裏哥特式建築的剪影。明明春風多情,拂去頻蹙眉頭的憂愁。這一點春的希望難道也要熄滅嗎?我幾乎是馭著風的拼命抓住這一絲的憧憬。

初春的觸緒散文

  “呀!還真的耶!”我愛撫地摸著那些密密綴著橫枝的小苞。我知道春天的密語全部在這裏,只等生命中唯一一次的漸次花開,直至荼靡。我也知道愛是唯一一把通往秘密花園的鑰匙。我是多麽害怕這驚喜的呼叫會使這新生凋零,荒蕪了春天的百花園。

  世間的人事滄桑只是瞬息的風雲變幻,無常不是生命輪回的過客。唯可令我心欣慰的是,這世間的花木草石,不喧不鬧,靜寂安然地于未來某日呈現出萬千绮麗。

  或許淡藍色的山谷裏早已經有晨露顫抖著的映山紅詠贊過愛情。愛得強烈的映山紅啊!不知何時你成爲鄰家少女給鍾愛男子的信物?莫非你想秦鏡偷換韓香,給那早已忘記你的情郎?黑隱隱的林鳥朝北面的山林飛去時,或許它們這初春的約會被隱秘的聲音所驚擾。戀人指間的溫度啊!觸及到的每一塊地,連隱藏在泥土裏的青蛙都開始蘇醒。我所不能感知的另一維度的時空裏,怕是時間之光孕育出了別致隽永的婉麗秘境。

  浮華是你所見的極致美,世味頗濃。你總是以爲自己可以永恒地歡喜這奢華迷離的市景。而我一個不懂城市濃郁風情的人,卻幾乎一生執著地迷戀這靈性自然的情韻,乃至于總有一天被山之神所魅惑。

  我坐在一塊長滿青苔的鵝卵石上,饒有趣味地望著小溝渠裏的銀色水紋,幻生幻滅。水流無痕,斷檐有風,而音在耳。水波裏的水草,嫩嫩的葉子似乎托住了整個春天的重量。一個一味沈溺于自我悲歡離合的人,豈不要錯失春天的盛宴。

  隔了些時日,久晴的藍天不再有似棉絮的白雲生長在南山,卻下起了霏霏的春雨。

  雨霧迷蒙的遠山守護著山腳下鋪陳而開的金燦黃花。隱隱的雷聲作響于寂靜茫茫的天空,仿佛是在宣告春天愛的永恒誓言。雨水是那麽的渴盼愛的纏綿,多少個的思慕大地啊!在春天這個日子裏,縱情地與大地短暫的缱绻。

  纖雨的黃昏是清幽美麗的。迎面的風吹脹了我敞開的衣襟。我才發覺那些久晴的日子是春天的假面。乍暖還寒的時候最難抵禦那些已經暗淡的校園青春。感慨青春裏狂傲張揚的無所懼早已消亡,也難免歎息一聲歲月河川不複返。

  紅泥路面大大小小的水窪泛著冷冷的寒星。小路上綠色齊整的貓眼草都在水窪裏孤芳自賞,嗅著這淺淺淡淡的春的呼吸。

  這條荒徑人煙稀少,微雨黃昏裏似乎可以獨享屬于我一人心靈的狂野,缤紛落英的片刻思語。垂楊紫陌小城東,如今有誰攜手,遊遍阡陌。曲折通幽,看不盡的滿地黃花。轉角處卻是一大片荒棄卻如茵的綠草地,錯雜著夢幻仙境裏的紫雲英。生命裏那些荒廢卻不消沈的歲月不也是另一種熠熠生輝嗎?也許下一個生命轉角處,會邂逅又一春。這些在風中搖曳的紫雲英似那蘇菲的旋轉,每一瓣都在接受春風的箴言。

  那些久晴黃昏的日子我時常一人懷著春的思念漫步在這條小路上,如今廉纖雨的黃昏,我又一度來到這人間的後花園。我隨性地坐在微濕的小草上,望著遠方那一條淡青色的煙霧,那是誰的哀愁啊!那麽固執地飄于澄清的天地間,久久不肯散去。雨水這一生在池塘裏豁達地寫下了句點,不曾有絲毫糾結。微寒的風裹挾著春的泥土澀味撲面而來,我的脊背起了一陣冷噤。

  是的,忽寒忽暖的初春確乎在天地,在田園,在山巒遨遊了。

聲明:本網站尊重並保護知識産權,根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如果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
Copyright©2020 朵朵女性網粵ICP備13081998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