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分彩

關閉→
當前位置:朵朵女性網>閱讀>

啞女散文

2019-11-11 00:00

  啞女結婚了,要做母親了,這個喜訊無疑讓我爲之一振。

  初识哑女,是去年盛夏。我走进美甲店,胖胖的老板,脸上堆满了笑容,热情地招呼我:“姐,快坐下!”她一边和我唠嗑,一边招呼手下的一个小妹给我做指甲。这是一个面生的小妹 ,精致的五官让人眼前一亮,高一耸的鼻梁,深陷的眼窝,有点维族姑娘的味道,只是这脸上仿佛少了那么一点神采,让人多多少少有点遗憾。我坐下,让她给我拿来会员记录卡,没想到那姑娘却无动于衷。我一愣,旁边的老板悄悄地指了指她的耳朵和嘴巴。我吃惊地张一开一了一嘴巴,幸好没出声,转念一想,即使出了声,她也听不到 ,不禁又哑然失笑了,但心里一酸:唉,可惜了这好模样。哑女开始给我做指甲,修剪、打磨、抛光……活儿干得干净利落,只是她的手凉凉的,通过我的指尖传过来,再看她那低眉顺眼的模样,我心里不由心生怜惜:这姑娘真惹人心疼啊!

  後來,我又陸續去過幾次美甲店,每次總看到啞女忙碌著給客人做指甲。看我對她很感興趣,旁邊的小妹悄悄地告訴我:“她有婆家啦!”我著急地問:“是個什麽樣的男人呢?”小妹說:“也是個啞巴,不過聽說婆家條件還不錯。”按說也算是門當戶對,可打心眼兒裏,我還是有些遺憾,這麽好的姑娘,嫁個正常的男人該多好啊!可又一想,即使那男人多麽甜言蜜語,她也聽不到,這無言的婚姻生活,又該是一幅怎樣的景象呢?

  想想我們正常的婚姻男一女,常爲了一些瑣事吵得不可開交,我們眼睛裏一揉一不下沙子,耳朵裏聽不得雜音,嘴巴裏吐不出象牙。相比這對啞巴夫妻,我們有上天賦予的特殊功能,卻利用它互相傷害,互相诋毀,真是一種罪孽。

聲明:本網站尊重並保護知識産權,根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如果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
Copyright©2019 朵朵女性網 粵ICP備13081998號